为你风露立中宵

为你风露立中宵

栖湖公子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05 20:07:13

在线阅读

《为你风露立中宵》为栖湖公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行人喝得醉醺醺从酒店出来,除了三个事先安排好的

《为你风露立中宵》免费试读

一行人喝得醉醺醺从酒店出来,除了三个事先安排好的司机,其他人都醉得陶然,唐义也不例外。

已然七八分醉的张旭杨举起手指头对郑凯文说:“凯,凯文,安排大家坐车回去。”他舌头打结,步履踉跄。郑凯文将他扶进他自己的车里。

郑凯文负责开车送唐义回酒店,陈诗诗醉得面若桃花,一个劲靠在郑凯文身上。他招呼顾心也上车。

顾心摇摇头,正欲说话,不远处停靠的一辆黑色路虎打开门,陈继明朝她开过来。

陈继明早就在外面等她。

“顾心,秦总叫我接你过去。”陈继明说道,他走到副驾座一侧,殷勤地替她把门打开,让她上去。

“顾心,待遇不错啊,专职司机接送。”关明秀等人笑道。

“总监,金老师,明秀姐,娜娜……大家晚安。我先回去了。”顾心冲他们挥手告别。

“人长得漂亮就是有福气,早早地名花有主,还有专职司机接送。”靠在郑凯文身上的陈诗诗举起手指头指着顾心。

顾心面色赧然,也不做声,低头上车。

郑凯文默不作声,将陈诗诗推进副驾座。他返身从金森肩上接过醉眼朦胧斜睨着顾心的唐义,扶他进入后座,然后启动车子离去。

车上,陈继明告诉顾心,秦商霖和李建在以前熟识的某个领导家里喝酒。他叫陈继明送顾心先回去。

一上车,陈继明拿起手机在微信上告诉秦商霖,他已经接到顾心。

秦商霖接着就打来电话:“心心,到家后早点休息,我可能要很晚回去。”

顾心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问他是不是喝了很多酒?

“嗯。”旁边有人,他不好多说。

“悠着点,不要喝醉。”虽然知道他酒量好,但她还是有点担心。

“好的。”

顾心洗漱后躺在床上拿手提观摩节目视频。家长大人没有回来,她的心总不能安稳,时而侧起耳朵听一下外面有没有开门的动静。

已经过了十二点,他还是没有回来。她开始有些犯困,时而睡着,时而醒着。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顾心猛然惊醒,发现手提被放在床头柜上,被子也妥帖地盖好。

他回来了。

她立刻从床上蹦起来,鞋子也没穿就跑出去。

客厅里黑咕隆咚。她打开灯,看见秦商霖衣衫不整躺在沙发上。

她跑过去拉他起来。“秦商霖,快去床上睡。”

他被惊醒,醉眼朦胧中看见光着脚立在沙发边的顾心,顺手一拉,顾心倒在他身上。

“心心,怎么不穿鞋就出来了?”他附着她的耳朵喃喃细语。

“秦商霖,快起来,我扶你进屋睡去,当心着凉。”顾心推开他的手,立起身子试着拉他起来。

他配合着坐起身子。

明晃晃的灯下,秦商霖酩酊大醉,步履不稳。他满脸通红,醉眼迷离。“心心,怎么还不睡?”他笑问。许是酒精灼烧,他领带松垮,衬衣的扣子自上而下解开两颗,无端流溢几分放荡不羁味道。

“你喝醉了。”顾心抱着他,怕他摔倒。

他两手一抱,让她的脚站在他的鞋上。“你这个小东西,不穿鞋就下地,跟个孩子似的。”

他整个身子压过来。她被他紧紧攥在怀里。

“小坏蛋,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要你商霖舅舅惩罚你?”他的唇擦过她的颈部,痒痒的,滚烫的呼吸四处浮荡。

“你是不是喝了好多酒?”她心疼极了,伸手抚摸他被酒精灼烧的脸颊。

“心心,你商霖舅舅今天喝得开心,喝得痛快,几个大问题都解决了。”

他突然抬起头,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对着她轻轻吹气,一股浓烈的酒气冲进她的鼻子和嘴里。

“秦商霖。”她躲避着,他却继续冲她吹气,嘴唇越靠越近。

一只大手从后面猛然扣住她的脑袋,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他狠狠吻下来。

完蛋了。原本是关心夜归的醉汉,结果自己成了送上门的下酒菜。顾心顿时哭笑不得。醉酒的人神智不清,顽劣不堪却又拿他无可奈何,推又推不开,叫又叫不出,嘴唇被某人彻底霸占,久久不肯归还。

她嘤嘤呜呜被他折腾着。她感觉家长的手从后脑勺转移到了背上,细细摩挲。

身子哆嗦了一下,她感觉全身血液涌动,一股异样的电流触击感麻酥酥漾动。

“秦商霖。”她轻轻叫着他,眼波迷离。虽是隔着衣裳,仍有触电般的悸动,些许惊奇,同时又紧张不安,眩晕症状,也似醉酒一样。

“心心。”他骤然松开她,低低唤她。

忽然,她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他抱起。

“秦商霖,快放我下来。”好不容易可以说话了,她捶他的肩。

他却置之不理,步履不稳抱着她进了她的房间。

他把她往床上一放,整个人也跟着倒下去。

顾心挣扎着从他的钳制中脱身,发现刚才还激情澎湃胡作非为的家长大人,已然酣然而睡。

唉,仗着醉酒吃自己的豆腐,不晓得明天清醒后会不会认账?

她坐起来,将他的外衣和鞋子脱去,再把被子拉过来盖在他身上。然后钻进被窝,静静地看着他的脸,眉,鼻,唇。乍然胡闹,倏然又沉静,若无其事地酣然大睡。真是服了他。

顾心甜蜜地依偎着他,恬然睡去。

第二天早上,顾心被闹铃惊醒,秦商霖跟着清醒过来。一看自己躺在小朋友的身边,不由微微一笑。健臂一揽,将小朋友搂进怀里。

“心心,我昨晚有没有吓到你?”

“你说呢?”她做出一副小怨妇的哀怨状。“借着醉酒欺负人。”

他低笑:“不是及时刹车了吗?最多算趁机揩油,不算实质性的欺负。”

果真是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霸权做派。顾心幽幽地看着他,眼神迷离。他昨晚到底醉了没有?为何记得这么清楚?

他定定地凝视着她,忽而低低叹息。“心心,我要怎样才可以抵挡你的诱惑?”

身子微微侧起,他俯身亲吻她。

闹铃声再次重复。他也不理,也不急,只管缓缓的、轻柔的、细腻的亲吻她。像呵护一件宝贝似的,动作无比轻缓,温柔,不见昨晚那般狂风骤雨的狂吻和放肆。

顾心依旧在距离电视台还有几分钟的路口下车,走路抵达电视台。在大门口,她看见陈诗诗从郑凯文的新车里出来。

郑公子就是郑公子,上班没几天就换了部豪车。

陈诗诗骄矜地从车里出来,对刚好经过的顾心打招呼:“顾心,你今天怎么走路?专职司机没有送你吗?”

顾心懒得解释,冲她笑一笑,同时对车里的郑凯文微微点头示意,然后进去了。

上午忙碌时,她感觉肚子越来越不舒服,大姨妈的症状。去了趟洗手间,果真如此,幸好算着日子早有防范。

每次大姨妈来的第一天,顾心感觉痛苦不堪。痛经的感觉很不好受,可是每个月都得忍受一遭。

今天刚好赶上主任叫她试录节目,她强忍着痛苦,克制一阵阵的难受,力求以最好的状态完成任务。

陈诗诗也参与了活动。最后的结果是,主任委婉地对顾心说,以后录节目的时候,表情尽量自然些,这一点陈诗诗似乎很到位。

带她的实习老师李秀明主播私底下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顾心摇摇头。

等到下午的时候,腹痛的症状愈发明显,她脸色苍白,嘴唇灰灰的。李主播经过她的身边,发现她神情不对头,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冰冰凉凉的,再摸摸她的手心,也是冰凉的。看她全身没力气的样子,不断蹙眉皱脸的神情,不由有些担心这个女孩。“顾心,没什么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顾心摇摇头,继续完成手上的稿子。

看见顾心去了几次卫生间。李主播恍然大悟,问她是不是来了大姨妈,痛经?

顾心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李主播立刻拿起顾心的杯子给她冲了杯红糖水。她也会痛经,所以办公桌上时常备着红糖。

端着李主播递过来的红糖开水,顾心忽然落泪。

自发育开始,第一个给她冲红糖开水的人是秦商霖,然后就是李主播了。

彭琳蓝几乎没有过问女儿成长过程中的问题。她太忙了,得空在家,就是过问顾心的成绩,琴艺,舞蹈等等学得如何?稍有退步或不尽人意,她会训斥一番,甚至会出手给她耳光。

她想起第一次来大姨妈恐惧不安的一天。

彭林军上班时接到外婆的电话。早上十点钟外公送顾心去钢琴老师那里练琴,后来人却不见了。钢琴老师说她到了她那里,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等待上课,等老师下课后叫她进来上课,发现人不见了。

他们到处找她,也给她妈妈打了电话,偏巧彭琳蓝去了外地,赶不回来。大家都去找人,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发动了,但都找不她人。

彭林军一听急了,打电话给秦商霖一起去找人。秦商霖一听顾心不见了,心里也慌乱极了。两个人各自打车来到钢琴老师那里咨询情况,然后从她家楼下出发,分头寻找顾心。

钢琴老师所在的小区很高档,环境幽雅,带游泳池的花园式小区。此刻,一簇簇玫瑰怒放,紫薇花也一树树盛开。但是二人寻人心切,毫无心思欣赏风景。

两个人将附近的街道、公园、电影院、大小商店都翻了一遍,都毫无结果。班主任也帮忙发动同学寻找,所有的结果都是否定的。

 

为你风露立中宵

栖湖公子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