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之殇

西域之殇

做梦天使作者

短篇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19 15:03:56

在线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西域之殇》的小说,是作者做梦天使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琦云还真的带了。她找了一棵粗壮的树将周延奎移过去

《西域之殇》免费试读

琦云还真的带了。她找了一棵粗壮的树将周延奎移过去,从他的包袱里拿出酒,又从自己的包袱里撕了衣服上的几块布,拿出小小的针线包摆到周延奎面前。

“给。”她小心翼翼将匕首擦拭干净,递给强颜欢笑的周延奎。

周延奎拿过匕首,咬了一块木头,毫不迟疑的对准腿上割下去。琦云不敢看,背着身子听他隐忍的低喘,眼泪如潮水。

“针!”周延奎颤着痛声道。

琦云手忙脚乱将针线递给他,却见他手抖的厉害,怎么也扎不到伤口。而那伤口如同一个血窟窿,正不断往出冒着鲜红的液体。

周延奎着急之际,琦云咽了咽口水,勉强镇定道:“我来试试。”

周延奎咬着牙,将针线递给琦云。琦云一狠心,捏着伤口的皮肉就如缝制衣服般穿过去。

她口干舌燥,感觉身上燥热难耐,眯了眼睛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但她忍住不适,横着心一针针缝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缝好。她拒绝了周延奎休息的提议,连着清理伤口、上药、包扎。周延奎疼痛的同时,不住为她擦汗。

周延奎要去割另一条腿的伤口,琦云拦住他,坚定道:“我来。”

取箭还算顺利,琦云学的异常快,很迅速的处理伤口。期间周延奎晕了过去,醒来时腿上已经包好了,连同胳膊上被千羽倒刺弄伤的地方都被上药包好,而琦云抱膝坐在十步之外,呆呆的看着地面,一动不动。

周延奎咳嗽了一声,琦云回过头来:“你醒了?”

“多谢。”

琦云起身走到他身边,看着层层包裹的腿,勉强笑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非常不错。”

琦云随手拔了一朵花,坐在他对面:“我这双手常常被娘与嬷嬷数落,连朵花都绣不好,如今却可穿皮引肉,真是让人骇然。”

“姑娘乃是女中豪杰。”

琦云“扑哧”一笑,不好意思的掩掩唇:“你知道吗,当年我爹爹也是这么说的。”

“晖云侯?”

琦云点点头:“小时候家姐被人看管的多,娘与嬷嬷对我倒少了些心。而我生来顽劣,每日逮鸡逗狗,甚至爬树摘果子,也不知道掉下来多少次。

娘就说我原本是个男儿身,爹爹不同意,说便是女子,也是那女中豪杰。”

说着她兀自笑了。

周延奎看着她有些怔怔:“不想晖云侯对家人竟是这般和煦。”

“我爹爹自是天下最好。”琦云骄傲道:“他虽是承袭的爵位,却文武皆备,帮着先帝修大礼、讨恶教、平反贼,将晖云治理的有口皆碑。没想到英雄一世,最后被身边人出卖,落得个身首异处……”

琦云黯然道:“真可谓世道不公,天日冥冥。”

周延奎突然感觉即可笑又讽刺,胸口没来由的一阵恶心,让他憋的喘不上气来。

“琦云,你相信天道轮回吗?”他幽幽道。

琦云疑惑,继而哂笑:“直到家仇得报,我就信。”

“可我,却是真正的相信。”他认真地,一字一字道。

琦云觉得他是在安慰自己,笑道:“多谢。”

周延奎摇摇头:“这绝非一句空话,是我亲眼所见。”

琦云不是很明白,只撇撇嘴不说话。

“周延奎,若是我现在不用你陪送,你会去哪里?”

“去看看师父,然后找凶手为他报仇。”周延奎警觉:“为什么这么问?”

琦云淡淡一笑:“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活不了太久了。想来先人那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可不就是我如今的情形吗?还一再连累你……”

“琦云,”周延奎打断她:“我是在嬷嬷面前发过誓的。只有我还剩一口气,就送你到镇西府。”

“然后呢?”

“然后?”

“是啊,”琦云平静道:“往好了想,陈情,揭发,报仇,而后在镇西府孤独终老。往坏了想,推诿,囚禁,或是还有杀身之祸,又闹个天翻地覆。”

“琦云,你是有婚约在身的。镇西府便是再不仁不义,也怕天下悠悠之口,他定会接纳你。”

“哎,也是。”琦云突然笑道:“爹爹常说镇西大将军乃是忠勇之士,又怎么会不认婚约?何况我既活了下来,自当尽力为家人报仇。”

周延奎看出她话中的苦涩,想开口说什么,却被她抢了先:

“对了,你不打算把你师父的事告诉我吗?那日听你与那马萧鸣说的一脸糊涂,为什么他说是你害死……算了,你不想说就罢了。”看到周延奎突然变色她立刻道:“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我相信你。”

周延奎看着故作轻松的她,无奈地摇摇头:“我知道你这一路都对我的身份耿耿于怀,若是有选择,恐怕早离开了吧。”

“明人不说暗话,这是真的。”琦云毫不客气道:“事实上,我发现你与那王毅枷也颇有渊源,方才你昏迷时,我想过要不要一个人跑了,可是找不到路,只好又回来了。”

周延奎听的啼笑皆非:“你倒坦诚。”

琦云双手托腮:“洗耳恭听。”

周延奎看着她,无奈的叹口气。

周延奎自幼闯荡江湖,师从一位有名的江湖剑客。三年前他受命去寻一位前辈,这位前辈常年游历天下,那段时间正好在海上一座孤岛与友人论艺。没想到中途遇上海浪,他们被困在水上数十天之久。等到了孤岛,前辈已经离去,他不得不返回师门。

可是当他日夜兼程赶回去时,却发现师门已成一片灰烬,所有人都消失了。

他好不容易在地窖找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师弟,却被一口咬定是他害死了师门,要杀自己报仇。

周延奎这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走后不久,一伙儿神秘人闯进山谷,将师父一门尽数屠戮。师父,师娘与她们的女儿,以及两个师弟全遭了罹难,只有马萧明被师父关禁闭,藏在秘密的地窖才躲过一劫。

而马萧明认定他就是凶手,一心要杀他报仇。这些年周延奎东躲西藏,他紧追不舍,为此不惜违背师命,入衙门当差,就是为了置他于死地。

“哼,贼喊捉贼,这分明就是恶人先告状!”琦云气愤道:“那么多人只独活他一个,我看定是他下的毒手。”

“不,不会是他。”

“人心最是难测,你又怎么知道?”

“师父除了剑术,最善奇门遁甲。师门所在之地乃是机关重重,若非持师父所给罗盘秘钥,便是我们几个师兄弟也找不到山门。”

周延奎黯然道:“而那罗盘与秘钥,世上只有一套,且由师父保管,这么多年只交给过我。”

琦云听的一脸震惊:“天下竟有这样的地方?也就是说,那些人闯进来,是因为得到了你身上的钥匙……”

“不会!”

周延奎突然痛心道:“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海上,距离师门数百公里。何况东西一直在我身上,从来没有离开半步,又怎么会被人利用?”

琦云想了想:“那就是你师父说谎,世界上肯定还有其他法子进去。”

“绝对不可能。”周延奎更加坚定道。

“你太自以为是。”琦云不以为然道:“我爹爹当年还说侯府固若金汤,便是城破府也不会破,然后呢?不也是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不,不一样。”周延奎道:“侯府虽然坚固,却让人看得见,既然有,就有办法破。但那个地方,却是被掩藏起来的。一个几乎不存在的地方,又怎么会被人找到?”

周延奎有点魂不守舍,琦云却还是半信半疑。

“即便如此,那又怎么一口咬定是你所为?仅凭一个莫须有就能红口白舌诬赖人不成?”

周延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当然不行。真正奇怪的是,我几天前还戴在身上的家传玉佩,却被在师父师娘遗骨下发现。”

琦云大吃一惊:

“玉……难不成就是那块黑色的……”

“是。”

“你……你会不会是没有带走……”

“不。”周延奎红着眼眶,目光却清明如许:“我是带到船上的。”

琦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自己大脑一片空白,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从眼前浮现,让她寒不胜寒。

 

西域之殇

做梦天使作者

短篇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