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溪竹

《石溪竹》美国石溪大学 二十三回、风华正茂 石溪竹激H

时间:2020-07-26 00:07:28编辑:拇阅读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源洪亮原创小说《石溪竹》,主角是章二利,张尧,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下课后,几名女同学围住他,白静波高声嚷: “我真没想到,这堂堂的一品秀才,也只不过如此,害怕那不干人事的赵云凤老师了。他也不过是

石溪竹

>>>《石溪竹》在线阅读<<<

《石溪竹》免费试读


下课后,几名女同学围住他,白静波高声嚷:

“我真没想到,这堂堂的一品秀才,也只不过如此,害怕那不干人事的赵云凤老师了。他也不过是师资缺乏,赶上矮子里拔大个,混上了老师行业,语文数学的硬科目不敢接,报了个联成型的教科书都没有的政治科目,赶上了拿报纸当教科书的政治课。你没见到他看我们班有几分姿色的女同学那眼神!就是马时我上去讲课也不比他差!不就念念报纸、抄抄语录,虎弄咱们读书的吗”。初建涛不介意的样子:

“还有完没有,人已经走了,你们不就是要出口气吗,好,下节课我不上了,我得找个地方睡觉去喽”,初建涛走了。

赵月环瞧了一眼白静波笑道:“看来都有个五把操”。朱雪娇劝田静和姜艳:

“赵云凤老师必定是我们的老师,有缺点让他自己慢慢改正就是。我们做学生的还应尊敬老师的才对”。姜艳凝眉:

“石溪竹的家里巴不得他不念书,能在生产队里挣工分,而且早娶进来媳妇还能添个劳动力。要是真接茬儿不念了,可就毁了石溪竹了!还有我们的沉香湾诗苑”。朱雪娇面色平静:

“这些都包在我身上了……”

快放学的时间,初建涛提前离开教室,到三年一班找出葛山问道:

“你是大榆村人,每天放学朝东走,那赵云凤老师回家要和你们同路,你们有沒有发现,他常去我们校园东边的老尹家?去一个女同学家补课,是真还是假”?

“噢,是的”,葛山骂道:“他什么补课,他欺负一个刚升入中学的,一年级女同学,那个低年班的女同学叫尹玉。他父亲是个酒鬼,晚年娶妻生一女儿,老婆就难产去世了。这酒鬼也不是物,为了喝酒卖女儿。我真是怕这同学名声出去了会更可怜了,不然我早就叫他赵云凤吃窝头去了……”初建涛挠了挠脖子顽皮道:

“有窝头能吃饱了的地方那还不错了呢。”

初建涛回到教室。放学铃声响了,他叫住了李实、胡志、武全贞:

“你们都看见了,赵云凤老师欺负我们低年班的学妹,今天就叫他尝尝学哥们的厉害,今天是他在校值夜班,明白了吗”!

“明白了”,三个人异口同声。于是,大家便躲进了杨树林里坐着,等候天黑。当天色渐渐黑下来时,果然赵云凤老师围校园转了一圈后,推开了值班宿舍的门。同一时刻,“读报室”门也推开了,走出一个放学沒回家的瘦小的女学生。

此刻的校园好寂静,她拿着两本书径直朝赵云凤老师宿舍走来,武全贞看明白了,他不顾初建涛的拦阻,从杨树林带里穿出来,拦住了女同学的去路,先是一阵“嘿嘿”的笑,然后咧开了大嘴巴:“你生得这么漂亮,跟那个混蛋,不糟蹋了吗,不如跟我去算了,嘿嘿嘿……”

李实见武全贞要坏事,忙赶过来收拢他:

“大扔,你真是个大扔货!半截腰跳出来拦她,这不是打草惊蛇了吗,走”。武全贞没有马上走,想挽回影响,于是拽住尹玉:

“这个赵云凤老师要毁了你一生,把他抓了,你爸也就不会拿你换酒喝了,你要配合我们,我们是来救你的”。

武全贞被李实拉回林中。那女生执着片刻,继续走自己的路了。她推门进了男值班宿舍。赵云凤老师刚要开门出来找她:

“我的小玉,你可来了”,赵云凤老师忙过来拥抱,可是,她将他推开了。赵云凤老师向后退了两步觉得异常,环视了一眼挂着布帘的门窗,不解地问:

“今天你这是怎么了”,随后将门闩插上了。在后窗外的初建涛见灯灭了,即刻离开,告诉李实他们看住,自己跑去报案……”

来的人踢开了门,电筒正照在赵云凤老师的脸上。

次日清晨,校贫代表林兴礼来到派出所找所长谈话:

“嗨,我看所长同志,还是把他留给我们学校内部处理吧,事情发生在校园内,总得给我们学校一点面子呀,事大了难看的是为人师表的学校,再说送走了他,那政治课就沒人上了。他领导的班级各方面确实都还不错的。”

“我怎么听公社革委主任还说他,对他抱班的下乡户女学生不好呢?”

“他是多年单身也不容易,唉,公社派我来代表贫下中农管理学校,我这个贫代表沒当好哇,回去我保证下不为例了”。林兴礼紧锁眉头、唉声叹气。派出所所长想了想:

“这样吧,我再听听公社的意见好吗”,林兴礼点了点头。

沉香湾中学校园的早晨。赵云凤老师被抓的消息不径而走,同学们、老师们好不热闹,三年二班,初建涛在同学当中,春风得意:“怎么样,出气了吧,昨天看把你们急的”。刘星紧挤了两下眼睛:

“初建涛,沉香湾中学的小孔明你真行!”初建涛非常爱听这样的贺号:

“这不算什么,不过是给大家出口气。你们担心的石溪竹这不是也正常上学来了吗”。石溪竹笑道:

“我那是,之前的家活计还沒干完,是正好。”此刻的石溪竹眼里闪出忧虑的目光,他走到初建涛跟前低声说:“你考虑过没有,那女同学会怎样”?

中午时分,赵云凤老师突然回到了学校,说是一场误会,大家愕然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几天之后,学生中流传出来“赵云凤老师不再科任,暂调到办事组工作,留职查看六个月。”

而初建涛并没有人问津。那个女同学尹玉无法再读,过寄给了无儿女有能力的一家,经走门子托人办了个下乡青年证明,去了一个荒凉边远地方抽调回城了,时过境迁。

大雨收残暑,阵阵秋风凉。沉香湾诗苑举行了首次集体活动。在三年二班教室里,姜艳今天显得格外典雅落落大方,她以温柔贤淑的姿态,站在围着她的同学们中间,一双笑眼望着大家,然后却害羞起来,快步走到石溪竹面前低声说:“还是你讲吧。要不然让朱雪娇讲,人家是干部说话有口才。我从来也没有在这么多人前讲过话的”。

田静围过来伏首聆听石溪竹对姜艳的低语:“别紧张,你就是诗苑的创始人,在这里,朱雪娇也得听你的领导。今天的一切都是文学生涯的开始,无论说些什么都无可挑剔,你就放开讲吧”!

姜艳冷静了下来,向石溪竹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直起身来和田静携手回到大家中间:“同学们,还有敬爱的老师我们的大朋友们,几经波折,我们沉香湾诗苑终于有幸,组织了今天第一次活动……”室内响起了一片掌声。姜艳接着讲道:“除了尹玉同学,大家都到场了。这次活动的内容,就是以《花》为题,每个报过名的同学向诗苑献上第一个作品。我和田静、石溪竹商议过,认为世面上千篇一律的,类似高口号的事情太多了,没有新意,我们呼唤真正的百花争艳,而不是齐放”!田静补充了一句:

“因为都一样,那样下去,大家都快变成一个摸样,照相馆就没用了哈”。

姜艳看着她说完,笑扭过头来:“因此,在思想内容上不定条框,只求韵和,以示团结。谁能先来一首呢?接下来呢,大家就与他韵和了”。

姜艳四下看了一遍,无人。初建涛喊道:

“嗨,沉香湾诗父非石溪竹莫数,当是石溪竹开篇吗”。接着,全场都嚷道:

“让石溪竹出诗,给开个头”。

“抛砖引玉吗”,石溪竹站起来:“为排除紧张气氛,我就随便说四句,借以引玉来鼓励大家尝试。我出的诗是五言的:

《傍亭花》

望乡幽兰草,

原乃傍亭花。

滴尽相思泪,

何时归一家?

听了石溪竹的诗,大家低语起来,姜艳略提高了一点声音告诉大家:“好,我们就韵和’花、家’。如果没事,大家可构思自己的作品了,祝大家成功。散会”。

人们自由活动了,才丽颖将石溪竹的《傍亭花》写了下来,不解其意,于是问苑主姜艳:“姜艳同学,你帮我解释一下,石溪竹这诗的本意好吗”?

姜艳接过纸片边看边说:“这字面很好理解,是在说花与亭分别之苦,乃归一之渴望,内涵嘛当然是,必有隐情我还说不上来,这个‘幽兰’应该是自喻。你也可以问一问,我们村与他一起长大的其他同学,或许就有知道的。也大可不必细究,各自发挥就是了”。才丽颖转身来问赵月环,赵月环笑了:

“你又何必一定要知道他那么多呢,他是诗父,八层你该不是要做诗母吧”。

才丽颖顿时两颊潮红了,转身去找白静波,白静波想了一下说:“嗯,他小时候原本住在一个叫莲湖的地方,说不准,你在去问一问别的同学吧……那不,唐珊珊在那里”,听了这一席话才丽颖思索着:

“她,唐珊珊不是沉香湾的同学呀,她不是你们杏花村的呀”!

“这你就错了”,白静波摇头:“唐珊珊我们原本是一起长大的,唐珊珊是后搬家到这里的。小时候她是石溪竹美术大弟子,人家唐珊珊漂亮聪慧,他们俩个亲如手足,当时他还给她取了个绰号叫她‘大洋娃娃’呢,说不定是写唐珊珊小时搬家离开,你去问唐珊,她知道得能多些”。

“这”,才丽颖思忖一下便没有去问唐珊珊,只好转身去问朱雪娇:“雪娇,你能给我讲解一下这首诗吗,可不要留后手哇”。

“嗨”,朱雪娇笑着接过了纸条,慢慢读了一遍:”这幽草是作者自喻,傍亭花的亭字吗,小时候我听他说过他的故乡家里,是旧时一个当过

石溪竹

石溪竹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源洪亮原创小说《石溪竹》,主角是章二利,张尧,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下课后,几名女同学围住他,白静波高声嚷: “我真没想到,这堂堂的一品秀才,也只不过如此,害怕那不干人事的赵云凤老师了。他也不过是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石溪竹》章节免费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石溪竹》美国石溪大学 二十三回、风华正茂 石溪竹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