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一缕葬花魂 第三十四章 主要是谁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弱受

时间:2020-08-14 00:07:39编辑:拇阅读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作者:一缕葬花魂,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刘一山,启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山:“主要是谁?” 断锦哭道:“芷蓉女公子。其她的女公子不是年龄太小被女候哄着别靠近她,就是不愿意得罪女侯而故意疏远芷浅女公子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在线阅读<<<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免费试读


一山:“主要是谁?”

断锦哭道:“芷蓉女公子。其她的女公子不是年龄太小被女候哄着别靠近她,就是不愿意得罪女侯而故意疏远芷浅女公子。”

乐弥侯府一共有七个姐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外男借住在这里。

三人不多时便到了芷浅的闺房,虽然是一个女公子的闺房,却异常的简陋,只有一张床榻,一两只瓦罐,一个小茶几,整个屋子显得空空荡荡的,静得可怕。

芷浅安稳地躺在没有床罩的小榻上,墙上的木窗像监狱的那一栏带给人绝望的一方天地,从外面透出的光来,是那么的苍白,透在芷浅的脸上,仿佛她是睡着了,然而光线那么刺眼,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雨樱可以想象,当她的侍女来叫她的时候——

“女公子?”断锦轻轻推门进去,屋子里空空的,一个下人也没有。芷柔笔直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面容安详。

阳光透过窗户打在芷柔苍白的脸上,像照在惨白的尸体上,有一丝阴森的气息。

那床薄被把她胸口以下的地方都盖住了,只露出上面淡绿色的丝织纯色曲裾,这淡绿色是真的很淡,颜料里以白色居多,只融入了一分绿所形成的淡绿色,有一种很特殊的美感,就像她整个人一样,淡淡的美,说不出喜怒哀乐。她的头发光洁柔顺,像用箅子箅过似的,丝丝柔顺,压在她的头下、颈下、肩下、背下,衬着她那张素净到失了血色的脸。

寂静、、、、、、寂静、、、、、、

是艺术,已经死去的艺术。

“芷浅女公子?”断锦不知道为什么叫得很小心。

她轻轻提着自己烟青色的曲裾——那是昨晚芷浅借给她穿的,现在她穿着它,来到她面前,轻轻地摇了摇她。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触觉,冰冷的,坚硬的,夹杂着一股很奇怪的气息,令人胆寒。

她一把掀开了芷浅身上的被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断锦的心像突然被车撞了,睁着惊恐的眼睛,整个人像突然掉进了无底深渊似的!吓得倒在地上,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榻上,芷浅胸部以下的地方都没有了,像用蛮力活活地扯掉了,一些破碎的肋骨摆在下面,浸在血里、、、、、、

血!血!血!

像突然打开了禁忌的阀门,从床上流了下来,像游蛇似的朝断锦追过来。像冤魂,来向她讨债!

可是芷蓉突然赶了过来,捂着她的嘴叫她不要叫——

雨樱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她远远地站在门口,看着芷浅藏在被子里的部分,只剩一点肋骨,像怪兽吃剩的残肢,带着猩红的血色!

她的被子掀开了一角,恐怖却一览无余。

雨樱终于受不了了,吓得急忙往后退,刚好撞在刘一山怀里,“你不要害怕。”一山轻声安抚。

雨樱忙挣开他,躲在墙外喘气。

断锦也是不敢进门,只背着身子在门外偷偷发抖。

一山走了进去,停在门口附近朝四处望了望,他抬起头,看见身后屋顶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女鬼十分可怕地看着他,她的脸像破碎的白瓷,一张血唇像涂满了朱红的鲜血,龇着牙,带着嗜血的暴戾之气,刚刚从墙里爬出来——

“能给我说一说在蜀郡发生的案子吗?”一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他拍了拍雨樱柔弱的肩膀,面色无虞。

雨樱已经有些缓过劲来了,按着领口转过身来说道:“当初蜀郡发生的食人妖事件弄得人心惶惶的,我爹其实也没怎么仔细查过,就是拿几个妙龄少女当诱饵,后来就把食人妖给抓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食人妖每次吃人前都要幻化成一个绝美的男子,而且他吃人,都是在那个的时候。”

雨樱脸红了一大片,她希望刘一山不要让她解释“那个”是什么意思,刘一山也没问,然后雨樱就继续说:“他、、、、、、他每次吃人的时候都是从肚脐开始,先把血吸干,然后再吃内脏,而且,在蜀郡的所有案发现场里受害者都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只剩头。”

雨樱顿了一下说道:“我怀疑是有人假借食人妖的手害人,我方才看了,芷浅上半身还在,衣服也好好的,腔廓里全都是血,这不是食人妖的作案手法。”

雨樱定定的看着刘一山想从他眼里看见一点肯定的目光。

一山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转过身去问一直不敢看屋内的断锦,“芷蓉女公子又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

断锦虽然稍稍冷静下来了,眼却睛肿得像在眼皮里塞了海绵似的,“芷浅女公子和芷蓉女公子最近走的很近,所以一大早就来找芷浅女公子,她听到我在叫,就问我怎么了,后来、、、、、、就发现了,我很害怕,可是芷蓉女公子叫我不要叫,说女侯不会为芷浅女公子主持公道的,她要偷偷去见皇后,让皇后主持公道。恰好今日一早女侯举行宴会,宴请了不少长安的贵女,不会立即知道这件事,芷蓉女公子就叫我先把现场守着,尽量拖延被发现的时间,若是宴会要结束,就在宴会结束前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这样把事情闹大了,女侯就隐藏不了这件事了。”

一山立即问道,“她为什么要隐藏?”

断锦又有点想哭了,可能是想起了自家女公子可悲的命运,“女侯对芷浅女公子很不好,芷蓉女公子说,芷浅女公子死了女侯一定不会为她主持公道的,就这么让她白白的死去、、、、、、若是对外说暴毙,那可就真的无可奈何了。侯府的事向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何况芷浅女公子死得这么惨绝人寰。”

刘一山:“芷蓉女公子一直都和芷浅女公子很好吗?”

“嗯、、、、、、”断锦似乎是想了一想才说,“只能说一直有来往,芷森女公子在继承侯爵前芷蓉女公子和芷浅女公子是走得很近的,可是自从芷森女公子成了乐弥女侯,两位女公子就只是私底下有来往了,走得并不如从前近。”

刘一山:“你当时有没有发现芷蓉女公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断锦:“这、、、、、、奴婢没有注意到,当时只顾着害怕了。”

刘一山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走到隔壁去问老妪,那老妪年纪大了,身体异常畏寒,初夏的天气却穿着冬日的厚装,她的头发是灰色的,在灰色里又夹了一丝白色,耳目昏聩,一山但凡要问她问题,总是需要一点耐心和大大的嗓门。

那老妪很吃力的理解着刘一山说的话,说了几件寻常事,并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她忽然提到了昨天夜里听到的声音,“我昨天夜里呀突然听到了一点滴水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下雨了屋漏了,可是今早一起来,天还好好的,没有下过雨。”

“滴水声?”刘一山重复了很多遍,“是什么样的滴水声?”

那老妪摇着手说:“就是滴水的声音,还能是什么别的?再问我就不知道了。”

刘一山又问了几个问题,但是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答案,便出来了,雨樱见他出来,便立即问:“什么滴水的声音?”

方才刘一山说话声音很大,这房间又根本不隔音,雨樱纵然没进去,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刘一山看了一眼完好的屋顶,俯在雨樱耳边悄悄说道:“我怀疑她是听到了凶手杀人时放血的声音,老人家耳目昏聩,以为是滴水。”

雨樱心里一阵惊跳,“放血?”

想了想又说:“万一真的下雨了呢?”

一山笑道:“整个长安城都没下雨,雨都跑到乐弥女侯府这里了?”

雨樱也被自己逗乐了,噗嗤一下笑了,只是笑里仍然带着些渗人的颤抖。

一山小声说:“你有没有发现芷浅女公子周围都很干净?只有榻上有血,一个人是干不了的。”

“那、、、、、、”雨樱有些害怕的问,“那芷浅女公子消失的部分呢?”

刘一山很轻松地说了一句:“不知道,总该还在府里,这东西可不能乱扔。”

说罢便转身朝前面大厅走去,雨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各位,”一山看着大厅里还算安稳的各个贵女,“方才本相到案发现场去查,并未查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还请各位都暂时歇在乐弥女侯府,除了乐弥女侯、芷蓉贵女可以住单间,其余的便两两住在一起,相互的有个照应。”

刘一山转过身来看着乐弥女侯说:“还请女侯安排一下。”

武芊芊一见乐弥女侯点头答应了,立马拉着雨樱的手说:“我要和雨樱一起住!”

雨樱和芊芊到了自己所在的客房,芊芊撑着自己的腰死气沉沉的坐在梳妆台前,“诶呀真是累死我了!”一脸的丧气。

雨樱刚才扶着她的时候简直像扶了个孕妇,芊芊本人又从不带侍女,所以房内除了雨樱和芊芊就只有青环和烟笼了。

雨樱让青环和烟笼守在外面,免得有贼子偷窥。

浅浅的手上举着一个冰袋来敷自己头上的大包,雨樱一边慢慢将武芊芊头上的珠宝首饰都取下来,一边说:“你这头磕的,真是虔诚!”

芊芊挺着胸口说:“我这叫对皇后表示尊敬!话说回来——”

武芊芊开始吐槽了:“刚才的事,吓得我发型都快乱了。”

芊芊一只手扶着冰袋,一只手抚了抚自己的发型,对着面鉴微微一笑。

雨樱噗嗤一下笑了,“是!你发型都快乱了!”

雨樱给她挽了个清爽简洁的发髻,只戴一两颗珠宝首饰,简单又不失华丽。

芊芊对着面鉴转了转脑袋,忍不住说:“你梳的真好!比我侍女梳的还好,要不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作者:一缕葬花魂,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刘一山,启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一山:“主要是谁?” 断锦哭道:“芷蓉女公子。其她的女公子不是年龄太小被女候哄着别靠近她,就是不愿意得罪女侯而故意疏远芷浅女公子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章节免费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一缕葬花魂 第三十四章 主要是谁 千金在下:腹黑相爷轻点疼弱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