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曈女帝

《浅曈女帝》火影之曈帝泉奈 出乎意料 浅曈女帝㚻

时间:2019-08-11 00:12:50编辑:拇阅读

米多奇新书《浅曈女帝》由米多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沐阳,汪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睡梦中无比的踏实,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睡了一个安稳的夜晚。 沐阳王爷被强烈的阳光刺了眼睛,宿醉的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刚一动发现身下还

浅曈女帝

>>>《浅曈女帝》在线阅读<<<

《浅曈女帝》免费试读


睡梦中无比的踏实,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睡了一个安稳的夜晚。

沐阳王爷被强烈的阳光刺了眼睛,宿醉的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刚一动发现身下还有一个活物。诗离迷迷糊糊几乎是惯性的一只仅能动的手拍打着沐阳王爷的后背,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刚好能让人安心。

从不与人亲近的沐阳王爷更是受不了有人会用如此的动作对自己,粗暴地起身,丝毫不顾及诗离已经浑身麻木。

“啊。要死啊你。”诗离被压的差点吐出内脏。一睁眼看到气势汹汹的沐阳王爷气就不打一处来,第一次见了吃了毒药竟然还能晚上不消停的。

沐阳王爷反手就卡住诗离,抵在椅子上,手指用力,诗离呼吸不能自已,极力的睁大了眼睛。

“锵。”沐阳王爷伸出另外一只左手u,毫不费力的夹住练女劈过来的剑,自信的就连头都不用回。

反手一掌把练女劈到墙角。“咚”的一声。练女浑身还没有恢复力气,艰难的撑着剑扶着墙根站起来。

被卡住满脸涨红的诗离努力摇着头,脖子间的肌肤也因此被扭转的红的能滴出血。

练女使尽浑身力气拿着剑又一次朝着沐阳王爷的后背冲了过来,沐阳王爷嘴角残忍的一撇,就在练女近在咫尺的时候,一个急转身,迎接剑锋的变成了诗离瘦弱的身躯。顺着剑流淌下来的是诗离胸口带着温度的血滴还有练女瘫软的在地上不敢相信的眼神。

沐阳王爷手一松,诗离踉跄着扶着桌角,眼角含着的泪倔强的不肯低下。手握着剑锋,慢慢的忍着剧痛,拔出了剑。

“主人。”练女吓得几乎没有了音调。声音里带着死的绝望,训练的时候她都不曾有过如此的绝望。

“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包扎伤口,换衣服,不想死的话就快一点。”诗离捂着伤口厉声呵斥道。

“沐阳王爷,这一剑算是我借贵宝地一宿的代价,从此我们两不相欠。”诗离语气里有些急促,伤口的疼痛阵阵袭来。她只能保持如此的优雅。

诗离敏锐的察觉到,有一大批人正往此处走来,若是被人看到,行刺王爷的罪名她是担当不起。

练女慌忙的拿了一身浅色淡蓝套装。“主子,我扶你进去。”练女伸过手有些虚弱的乘着,嘴角泛白,不只是因为惊吓。

“拿一套深色的,快。”诗离接过练女拿过来的衣服,“撕拉”一声,撕成条状,棉锦用来包扎最好不过了。解开自己的衣衫,站在沐阳王爷身前,大殿之内毫不避讳,身上的锦缎尽数滑落,身上不是白如锦缎的雪白肌肤,是被血浸透的惨烈。

练女见状拿过衣服为诗离披上,诗离快速的穿上练女拿过来的一套深紫色的裙装,即使被血浸透也不会被人察觉。快速的铺上半罐的香粉。顿时满室飘香,血腥味不会别人轻易地察觉。

“主子。”练女满脸的泪痕。紧咬着嘴唇,本就发白的就更加的血气不足。

“练女,这只是我们的劫,你打起精神,如若连这都不能承受,你就不配跟着我,把眼泪留着,这是最没用的东西。”诗离用伤口处渗出的血涂上练女的苍白的嘴唇,薄薄的淡粉色让她有了一些的血色。

“嗯。”练女一把抹掉眼泪,郑重的点了点头。

快速的处理掉换下的血衣。诗离紧皱着眉头,不对,屋内还是有血腥味。门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沐阳王爷坐在椅子上,嘴角含笑看着这个很是特别的女人,丝毫没有要帮助的意思。敢惹事,就要有自己收拾的本事。

“皇后驾到。”一声太监尖锐的通报生。大殿门被缓缓地推开,门缝里射进来的光线明亮宽敞起来。

“啪”脚边的一声摔碎的声音。

“小姐。”诗离手里藏了一个碎片,不动声色在自己的手上割了一个口子。

“母后。”沐阳王爷满面春光迎接皇后。

“皇儿这是昨夜留宿,看来是要迎娶王妃了。”皇后看了一眼两人,眼里有些许的惊讶,同时紫色的宫服,竟看起来如此的般配。

诗离这才意识到两人的衣服,连忙福了福身。“回皇后,沐阳王爷说今日要处理公务,暂时回采呈宫拿些公文,我的宫外的丫鬟笨手笨脚摔碎了茶杯弄湿了臣女的衣服,这才换了一件,正打算去告别呢,没想到皇后倒是先来了,臣女惶恐。”

“哎呀,这里该不是昨晚有什么喜事吧,我问着有些味道呢。”空气里隐隐的血腥味,不会逃过这里任何一个人敏感的神经,区别只在于说或者是不说而已。

“倚花公主绝代风华,若是喜事,也只有如此美人才会有。”诗离满脸堆笑。你敢来拆我的台,我就捅你的痛处。

果然,任贵妃脸色一变闭了嘴。

“既是我的两位皇儿的贵客,我自会好好地招待。”皇后很是慈爱的拉起诗离的手。“不过,你穿着沐阳母妃的衣服,倒是越发的有几分样子。难怪我皇儿如此的挂念你,连宫中都没有先去看哀家一眼。真真的是长大了。”

“皇后说笑了,我本就是粗家女子,小女只是想要好好侍奉家中老人,如此,就已经是有违常理,小女子无才无德,皇后抬爱了。”诗离很是谦卑。低头之间眼神示意站在一边的练女,

练女马上“扑通”一声,跪在诗离的身边,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小姐,小人粗鄙,上了小姐,还望小姐责罚。”练女捧着诗离手上被划伤的位置。

“受伤了,快传御医。”皇后不经意间仔细的看了看诗离的伤口,确实是有血迹,眼神中的猜测慢慢的散去。

“不必了,皇后,这点伤,不碍事,我也想念家中老人了,只是想早点与亲人团聚,还望皇后成全。”诗离说着直接跪在地上,不给皇后在纠缠的机会。众目睽睽,既是靠山,也会是枷锁。

“母后,文小姐也长久未与家人联系,恐怕会坏了名声。”沐阳王爷含着笑意说,此事,好像丝毫不会与自己有和干系。

“好好,既然皇儿的意思,那哀家让人护送文小姐回去。”

“母后,文小姐才智过人,想必回家的路,她自己认得,母后,此事,还是由儿臣来做吧。”沐阳王爷很是孝顺的说。

沐阳王爷的回答,皇后含笑点头,在别人的眼里她就是一个慈爱没于心计博爱的老女人,沐阳王爷对于这个女人的丝毫不上心自然是合皇后的心意。宰相的女儿还轮不到他娶。

诗离和练女由一个小太监引着,穿过层层小路,终于到了一个小小的马肆。一辆暂且称得上是有棚子的马车立在那里。车上的棚子感觉就是几块板子随意的搭建起来的。几乎是吹一口气就能吹散。

“有劳了。”诗离很是懂规矩的拿出一锭银子放在一直趾高气扬的小太监手上。丝毫没有嚣张气焰。

看到如此的一笔封赏,小太监高昂的头颅总算是低姿态了一点。看着这两个女人衣衫褴褛,粗布麻衣,没想到出手还挺阔绰。

“姑娘出了宫门切记不要在水边走。”小太监好心的提点了几句。

“是,多谢。”诗离紧紧抓住练女的手臂,微微颔首。再一次抬头的时候,脸上竟是一派诡然。冷冷的说“动手。”

练女手起一记掌风披在小太监脖颈上,“咔嚓”一声,小太监惊讶的表情没有发出一声声音,重重的倒在地上脏乱不堪的杂草里。练女伸脚随意的撩拨几下,小太监的身体就被掩埋在杂草李。

几匹萎靡不振的马胡乱的在马厩里挑食着地上本就不新鲜的杂草。

“练女,套上一匹最肥的马,我们走。”诗离坐在颠簸的马车里,身上的血已经浸透了深紫色的额衣服。

“走水边。”诗离吩咐道。

“可是,主人。”练女不解。“是。”练女没有再继续往下问。驱赶着马车走在一片平静的湖面的岸边。马车里没有了动静。

“主人。”诗离蜷缩在马车的一角。身上血衣染红了半壁马车。

“当当当当”破败的马棚上几只利箭毫无压力的射透木板,木板马上晕成黑紫色。

练女警惕的拔出剑要出去。接着几只更为密集的箭射过来,马“轰隆”一声倒下了。看来是走不了了。

诗离在破败的缝隙里看着外面的碧水连天,能死在这样的风水宝地自然也不算是亏待了自己,可是,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完成呢。

车旁摇摇晃晃,几轮攻击下来,对方根本就没有露出人影,诗离这方就快要招架不住了。

“练女,你我主仆一场,时间不长,情谊不深,跟着我你没有一天的风光过,辛苦你了。”诗离已近混沌,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诗离没有做过亏心事,也没有什么好忏悔的。

“主子。”练女总好像有流不完的泪水,诗离一句话,她就满眼的泪水。不过,诗离觉得这一辈子总算是有一个愿意为了自己掉眼泪的人了。无论是什么理由。

只听车棚外一阵打斗声。诗离眼睛睁开都有些费力。练女不敢把她自己留下,只能在缝隙里观察外面的情况。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紧握住手里的剑。

如纸片般不堪一击的车棚被人以外力劈开。车板已经红了一片。看见倒在一角的那个惨白的人,沐阳王爷上前,一掌打开碍事的练女。练女娘抢着站起身又被卫炎挟持住。

“本王不准你死。”沐阳王爷粗暴的抓住诗离的脖子强硬的给诗离灌下几颗药丸。一碗水差点呛着诗离,诗离就连吞咽都有些困难。

“想活的人你可以威胁的了,但是想死的你也毫无办法。”诗离轻蔑的笑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给自己的肯定是错觉

浅曈女帝

浅曈女帝

米多奇新书《浅曈女帝》由米多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沐阳,汪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睡梦中无比的踏实,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睡了一个安稳的夜晚。 沐阳王爷被强烈的阳光刺了眼睛,宿醉的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刚一动发现身下还

作者:状态:连载中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浅曈女帝》火影之曈帝泉奈 出乎意料 浅曈女帝㚻